图片 17

伊始其电影艺术生涯,参与了由田汉等人集体的上扬文化艺术团体南国社

生活中的艾霞变成了银幕上的“韦明”,而扮演韦明的阮玲玉在复制艾霞的人生故事的同时,却在不知不觉间重蹈了前者的覆辙,在电影中预演了自己的悲情人生,成为了“第二个艾霞”。我们说她重要不仅是因为她曾经是民国电影史上闪耀的一颗明星,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位自杀的女演员,还在于她的死对中国电影史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中国电影的历史版图因她的去世而有所改变。

中国电影史上首个自杀的女演员艾霞佚事

谈及追星,似乎都是现代人的事。但在我国早期电影历史上,一人早已将明星效应演绎到极致。此人生前命运坎坷,却星途璀璨。无奈在25岁时香消玉损。她死去当天,5名少女为其自杀。葬礼上,十二位大佬为其抬棺,二十多万人替她送行。如此状况,古今绝无仅有。

艾霞;阮玲玉;影片;人生;文本;生活;中国电影;韦明;女性;文性

  

图片 1

内容提要:电影的互文性,指的是不同形态的文本之间所呈现的相互复制、相互映现、相互借鉴的同构性特征。电影,正如巴赞所言,永远不可能变成现实,而只能不断地抵近现实。然而,电影的创作从来就不仅源于作为社会存在的“第一现实”,它还来自于文学、戏剧、舞蹈这些不同的叙述话语体系。有时它还来自电影创作过程中产生的真实事件。有时它们甚至比现实本身更离奇、更精彩甚至更真实。就像身处逆境中的电影演员艾霞吞食了鸦片告别人世,她的悲剧人生被写成剧本《新女性》搬上银幕。生活中的艾霞变成了银幕上的“韦明”,而扮演韦明的阮玲玉在复制艾霞的人生故事的同时,却在不知不觉间重蹈了前者的覆辙,在电影中预演了自己的悲情人生,成为了“第二个艾霞”。电影与现实就是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电影的历史就是在这样互文性的演进中交替呈现,不断翻新。

图片 2

此人,便是中国无声电影史上的标杆人物,阮玲玉。可能提到这个名字,不少人都有一些印象,稍微年长一点的人,可能了解的更多一些。阮玲玉是民国四大美女之一,是旧上海的一个知名艺人,并且留下了很多经典的影视作品,但她的一生却充满着悲剧色彩,无论戏里戏外。可以说她也是史上最牛的一个女人,不仅生前名气大,而且死后影响力同样巨大。

关 键 词:民国电影/互文性/艾霞/阮玲玉

图片 3

图片 4

作者简介:贾磊磊,北京人,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影视艺术理论,北京
100029

图片 5

阮玲玉1910年出生在上海,但阮玲玉的童年生活非常悲惨。他的父亲是一名油栈的工人,因积劳成疾,在阮玲玉6岁那年就病逝。于是阮玲玉和母亲相依为命,本来家境就十分贫寒,父亲的去世无疑是雪上加霜,阮玲玉的母亲靠女佣拉扯着多病的阮玲玉,母女二人相依艰难度日。不过阮玲玉读书非常努力,奋发图强,考上了当时在上海小有名气的崇德女子中学。

在中国电影100多年的历史画面中,民国电影是异彩纷呈的一个篇章。它在电影体制上经历了以引进外国影片、与海外机构联合制作以及中国人独立制片的历史过程;在电影艺术创作的方法上经历了从拍摄戏曲舞台纪录片,到创作以讲故事为核心的虚构性故事片的转变;在电影的题材上经历了从改编文明戏、古典小说、社会新闻到进行专门的电影创作的嬗变;在电影的技术方面,民国电影经历了一个从无声到有声、从16格到24格的阶段性跨越。总之,民国电影在不断变化的社会历史环境中顽强地寻求着谋生图存的道路,并且形成具有中国叙事方式和抒情方式的电影形态,特别是在与西方电影的市场博弈中提供了民族电影增强产业竞争力的宝贵经验。

图片 6

图片 7

也许,我们今天应当抱着虔诚的心态去接受历史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也许,我们应当怀着崇敬的心情去遥望那些辉煌的电影业绩……然而,这一切都不能使我们忘却那些在民国时代为中国民族电影的生存而奋进、拼搏、挣扎、流泪、直至泣血的电影人,特别是那些在残酷生存境遇中的中国电影殉道者。他们也应当有自己的历史……总之,民国电影的历史,除了那些让我们振奋、鼓舞的华彩篇章之外,也有诸多令我们掩卷沉思的“黑白段落”。尤其是当那些悲剧性的历史文本在此后100年间不断“重现”的时候;当不同时代的人“退出”电影的舞台与人生的舞台的方式竟然如此相同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对他们这样的“退场”方式进行一种历史的反省。

图片 8

在上学期间,年仅16岁的阮玲玉在他人的介绍下,来到了上海明星影片公司,开始了成为一名演员的艺术生涯。首演《挂名夫妻》。后来阮玲玉还在明星公司主演了片子《北京杨贵妃》,《血泪碑》等,阮玲玉也开始凭借着自己的才华和努力在电影界小有名气,谁有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毫无背景的人会开始大放异彩。

一、“第一文本”的终结与“第二文本”的序幕

图片 9

图片 10

在我们今天的电影史学著述中,艾霞(1912-1934)是一个被人遗忘的人。1962年出版的《中国电影发展史》除了在介绍影片演职员时提及过艾霞、并对她的自杀一笔带过之外,并没有做出具体的描述。1996年,专门论述中国早期电影的《中国无声电影史》也只是在影片职员表里出现过艾霞的名字,对她并没有其他任何记录。在1991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电影》卷中没有她的专门词条。2005年出版的《中国电影史1905-1949早期中国电影的叙述与记忆》只是在照片的图说里提到艾霞和胡萍因喜欢写作而被称为“作家明星”,并称其自杀而死,也无更多表述。同年出版的《中国电影专业史电影表演卷》和《中国电影文化史(1905-2004)》对艾霞都只字未提。目前,我们只是在台湾学者杜云之1988年出版的《中华民国电影史》上看到了对艾霞演艺生涯和生死较为具体的描述。除此之外,就是互联网上对她的记载了。在此,我们并不是说,艾霞在中国电影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有多么地伟大,而是想强调,这样一位在民国电影时期如此重要的女演员,为什么会被我们的电影史“集体遗忘”?我们说她重要不仅是因为她曾经是民国电影史上闪耀的一颗明星,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位自杀的女演员,还在于她的死对中国电影史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中国电影的历史版图因她的去世而有所改变。

图片 11

1926年,阮玲玉考入明星影片公司,开始其电影艺术生涯,《野草闲花》、《神女》、《新女性》等。她曾是中国默片时代最具票房号召力的演员之一,被认为代表了早期中国演员的演技最高水准。

艾霞几乎是与民国同时诞生的。她的本名叫严以南,福建厦门人。1912年11月29日,出生于天津。她小时候跟随经商的父亲在北平读书。后来,父亲的事业败落。1928年,16岁的艾霞因与堂兄恋爱而与家人产生分歧,一气之下便脱离了家庭,只身来到上海。爱好表演艺术的她加入了田汉创立的南国电影剧社。后来,她先后在几家电影公司谋生,过着清苦漂泊的生活。1931年,进入邵氏掌管的天一公司。1932年,转入张石川创办的明星公司。随后主演了多部无声电影。她的艺术才华在银幕上日渐绽放。当时素有“影坛才女”之称。尤其是在自己编剧的影片《现代一女性》中以出色的表演被电影界普遍认可。然而,就在她的事业如日中天、准备自己编剧并出演丁玲的小说《法网》之际,却因无法承受情感生活的幻灭而仰天长逝。[1]

图片 12

阮玲玉一生共主演29部电影,1995年12月,中国电影界颁发了“电影世纪奖”。阮玲玉荣获“最佳女演员奖”,由她主演的影片《神女》也荣获“优秀影片奖”。2010年,被美国CNN评选为“史上最伟大二十五位亚洲演员”之一。

翻开艾霞的演艺经历,一度可以说是平步青云。从1931年到1934年短短三年里,连续拍了九部电影,其中1933年一年就演了七部影片。①这使她在电影界迅速走红。仅此一点,就足以使当时许多电影明星望尘莫及。可是,翻开她此时的情感经历,却是波涛起伏,阴云翻卷。尤其是成名之后,她的“追逐者日增”,却并没有给艾霞的情感生活带来欢乐和幸福。她的情感生活使她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可见,她的痛苦和愤懑本来就不是缘于对现实生活中柴米油盐这类物质缺乏的痛苦,而是一种内心的情感无从寄托的迷茫与凄苦。这迷茫与凄苦的缘由就是欺骗——就在艾霞沉醉在婚姻的美好梦想之时,自称要娶她的有妇之夫却在暗中与另一个女人出双入对。得知真相的艾霞顿时像掉进无底深渊,身心受到极大地刺激。她痛心疾首地对好友王莹说:“我最爱的人,便是最欺骗我的人啊!”她对爱情的坦诚与率真,让当时社会上许多人不能理解、更不能接受。当时人称她是“那刚毅的坦白的直率的女性;她的情感走极端的:热热的时候似开水般沸腾,冷冷的时候别人称她‘石膏美人’,一双热情的眸子,常神气的瞧着天空凝思,凝思。”[2]她在水银灯下拼搏、生存、挣扎了仅仅两年,在放射出异样的光芒之后,随即香消玉殒。她曾经绝望地说:“在水银灯照不到的地方,电影界充满着黑暗。”[3]就在1934年农历除夕,艾霞带着一腔怨恨自杀身亡。年仅22岁。

图片 13

然而,美人不长命。1938年3月8日,就在阮玲玉正是人生巅峰时,25岁的她却自杀了。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上海滩,当时阮玲玉自杀引起了社会上巨大的震动,有不少喜爱她的观众依然追随其香魂而逝。

当年在艾霞逝世后,人们对其死因就有种种说法。这种不尽相同的说法除了基于讲述者各自不同的社会背景之外,还在于艾霞本身的行为方式就有一种“新闻性”——艾霞当年虽然只有22岁,可是她的奋斗史却非同一般。她16岁就为争取自己的婚姻自主脱离了家庭,以后为了自己的理想又只身闯荡上海滩,在鱼龙混杂的电影界谋生图存。她的天性中似乎带着一种自强、抗争、拼搏的基因。况且,“世人对于一个会在惊涛骇浪中挣扎过来的人,往往喜欢带着好奇的眼光,而加以种种猜测”。[4]艾霞、阮玲玉生活的时代是这样,翁美玲、张国荣生活的时代依然是这样。其实,我们今天所关注的并不是艾霞为什么自杀这样一个在80年前就被上海的报纸炒作得翻天覆地的话题,我们所关注的是互文性分析,是想在艾霞的身世、个性、出演的角色、所处的社会环境、包括在她之后自杀的阮玲玉的人生经历,以及这些错综复杂的社会现象之间建立一种意义的阐释与评价系统,进而让那些曾经被历史埋没,被人们忽略的潜在事实通过学术的分析呈现出来。

翻开泛黄发霉的老画报,欣赏沧桑留痕的旧图文,你会惊讶于厦门电影人曾经创造的辉煌。早在20世纪20年代末,当中国影坛还处于黑白默片的时代,来自鹭岛的女明星艾霞即已红遍上海演艺圈。她如昙花般的盛放与凋零,更是一段美丽惆怅的前尘旧梦。    逃避婚姻出走十里洋场    艾霞,原名严以南,又名诗佛,1912年出生于厦门一个殷实的商人家庭。这使得自幼聪慧伶俐的她,能够接受到当时同龄女孩所没有的家教,从小阅读了诸子百家、唐诗宋词等古典文学作品,还通过进步书籍接受了民主思想的熏陶。    艾霞的少女时代随经商的父亲前往北京定居,求学于北平圣心学校。1928年,艾霞与表兄(另一说同学)恋爱遭到父母反对,他们很快托人给她找了婆家。面对父母的包办婚姻,16岁的艾霞毅然决然冲破封建罗网,只身出走十里洋场的大都市上海。  幸运的是,举目无亲的艾霞经过一段艰难的谋生奋斗后,加入了由田汉等人组织的进步文艺团体南国社。当时,南国社开办有以“培植能与时代共痛痒而又有定见实学的艺术人才”为宗旨的艺术学院,田汉自任院长并与徐悲鸿、欧阳予倩分任文学、美术、戏剧科主任。她开始以“艾霞”这一艺名从事话剧演出活动,并利用业余时间学习绘画创作和诗歌写作。由于她虚心好学,刻苦练功,并表现出强烈的进步思想倾向,在南国社被查封后又跟随田汉加入了戏剧界进步团体“左翼戏剧家联盟”,继续从事戏剧活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29年2月底,田汉率“南国社”从上海乘船去广州演出途中曾停靠厦门作短暂逗留,艾霞作为团员踏上祖籍地厦门的土地,在游玩鼓浪屿时他们一行9人还在富商黄奕住的“黄家花园”(原鼓浪屿宾馆)合影留念。    水银灯下演绎悲欢离合    1931年,党为了占领电影宣传阵地,把一些青年文艺工作者介绍到各影片公司中去。艾霞就是在这种机缘下投身于电影世界的。  艾霞1932年考入明星影片公司后,不久即受到了导演李萍倩的注意,邀她在影片《旧恨新仇》里任女一号,她以清新的风格与真挚的表演崭露头角。接着,她又相继在根据茅盾小说改编的影片《春蚕》,反映知识青年生活的影片《时代的女儿》,描写职业妇女的影片《胭脂市场》、揭露资产阶级腐朽的影片《二对一》以及反法西斯战争的影片《战地历险记》中饰演重要角色。  20世纪的上海堪称是中国的“好莱坞”,艾霞是一个向往水银灯下生活的本色演员,她塑造的银幕形象深受圈内人和观众们的好评,使她成为了社会公认的“有才干、有希望的新人”,人们评价这颗冉冉上升的新星“是辛苦、勤奋的,也是有成绩有创造活力的”。  由于小时候打下的深厚文学功底,艾霞还获得了“影坛才女”的美誉。就跟今天女明星们写博客晒心情一样,她常把灵光浮现的表演感悟、人生思考都写成文章在报刊上发表,还常在媒体上热情作答追星族来信,这让她赢得了更多骨灰级粉丝。  最能体现其才艺双绝的案例是,1933年她自编自演的《现代一女性》。在这部反映妇女解放主题的影片中,她自任编剧兼主演,集创作、演出于一身。由此,人们对她更是刮目相看,将其与当时电影界的胡萍、王莹、陈波儿一起列为“作家明星”。    星路历程遭遇情感危机    然而,红极一时的艾霞毕竟只是个21岁的女生,换成在今天还是需要父母呵护的娇女呢。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于物欲横流、光怪陆离的演艺圈更是容易迷失自我。在镁光灯、鲜花和掌声的背后,艾霞也在暗中独自品尝各种是非、压力、艰辛和寂寞。  处于矛盾和苦闷之中的弱女子,最为渴望拥有人间真情来慰藉心灵。于是,她陷入了畸形的爱情而不能自拔——与当初扮演伯乐角色的导演李萍倩擦出火花来,不久就开始同居。可是,与一位身旁美女如云的有妇之夫谈婚外恋,结局不可能是一场喜剧。  1902年出生于杭州书香世家的李萍倩,从1925年在上海入道到1965年在香港息影,一生拍片近200部,仅在当年的作品就有《难为了妹妹》(1926)、《歌场春色》(1931)、《丰年》(1933)等。他还曾提携过初出茅庐的金庸,让他给自己的电影写剧本。  与艾霞逢场作戏时,李萍倩曾答应与原配离婚后和她共渡爱河。然而,就在思想单纯的她沉湎于甜蜜梦境之时,李萍倩却已暗渡陈仓,琵琶别抱,同另一个女人打得火热。得知真相后,艾霞如遭雷击,心一下子掉进了冰天雪地,她痛心疾首地对好友王莹哭诉:“我最爱的人,便是最欺骗我的人啊!”此后,她身心交瘁,万念俱灰,时常在暗室里披头散发,伤心垂泪。更可恨的是,艾霞的隐私成了狗仔队追踪的猎物,一些小报记者把绯闻添油加醋地加以曝光,使她陷入绝望的心雪上加霜,流言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名花凋谢引发社会拷问    1934年2月12日晚七八点钟,与艾霞同由话剧界转入电影界的王莹正在拍片,神情落寞、脸色苍白的艾霞来了,说是想约她找个地方说话。  也许是命中注定在劫难逃吧,平时与艾霞过从甚密、无话不说的王莹当晚有事,她便对艾霞说:“等我拍完了这段戏回头再找你吧!”没有注意到好友悲伤无助的她怎么也未料到,就在这天夜里,22岁的艾霞吞服烟土自杀身亡,成为中国电影史上首个自寻短见的女演员。  艾霞之死,各界人士发表谈话,广大影迷争睹遗容,曾是轰动上海的爆炸新闻。颇为自责的王莹写了《没有和艾霞说最后一句话》、《冲破黑暗的电影圈》、《卸除一件五色的外衣》,抨击黑暗的社会,号召同仁奋起抗争,防止悲剧重演。剧作家柯灵在《悼艾霞》中写道:“艾霞不是弱者,可是她终究不能不受摧残。她是现实矛盾和时代苦闷的牺牲品!她走到这条末路,是多少年挣扎斗争的不幸结局。”  消息传来,厦门的《江声报》发表了悼念文章,她的生平也被写入家乡文史资料。1934年第9期上海《电影画报》,还刊发了“艾霞女士哀悼特辑”,即使在80年后翻开这页影视历史画卷,读者仍不免会叹惋绝代红颜香消玉殒,于睹物生情时心底顿生隐痛。  1935年,剧作家孙师毅以艾霞生平为素材创作了剧本《新女性》,由上海联华影片公司摄制后公映。而剧中的女主角、著名影星阮玲玉在该片上演不久,也因为受反动势力的胁迫,深感人言可畏,步艾霞后尘自杀身亡,续写了旧社会光彩银幕后的血泪心酸。  

图片 14

在中国电影的历史篇章里,艾霞这一页到她去世时原本应当被翻过去了。可是,站在电影的互文性分析的视野上,艾霞的去世不仅没有使她的历史意义随之消失,反而在中国电影历史上又拉开了一个关于她的历史叙述的“第二文本”,即一个以真实的艾霞为蓝本、又与真实的艾霞不尽相同的关于艾霞的电影故事的序幕。

可能是由于她太出名的缘故吧,她陷入了和张达民以及唐季珊的名誉诬陷纠纷案之中,爆出她做了一个富商的小三,承受不了舆论的压力选择自杀。在阮玲玉的住所,警察找到了大量不法分子寄来的信件,里面都是在骂阮玲玉勾引男人,当小三的事情,在家里,最终不堪这种遭遇,她只留下四个字“人言可畏”,一代影星陨落,香消玉殒。

图片 15

1935年3月14日,阮玲玉殡葬在上海万国殡仪馆举行,金焰、孙瑜、费穆、郑君里、吴永刚、蔡楚生、黎民伟等十二位电影界大腕为她扶灵,30万民众到场吊唁,送葬队伍长达3公里。

阮玲玉的死,对于当时的上海影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很多支持她的“粉丝”们悲痛不应,有一些年轻的少女受不了阮死去的事实,就有5名少女为其自尽,全国各地共有数十位少女追其香魂而逝,她们留下的遗书是:“阮玲玉死了,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如此痴迷的少女,着实让人心碎。

图片 16

可以说这些为阮而自杀的少女们也是过度感性了。从阮玲玉的死引发的社会反响来看,她对于当时的社会影响力是巨大的,但她却最终选择了自尽这条不归路,实在让人感到惋惜。

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做了“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哀礼”的报道,文中还配发一图,送葬队伍中一壮汉头扎白布,身穿龙袍,意指“倘若中国还有皇帝的话也会前来参加葬礼。”

图片 17

最后小编想说:阮玲玉死的原因现在依旧存在,到了现在已经演变成网络暴力,陈凯歌导演的《搜索》就很好的展示了这一画面,真的希望大家能够了解事件的真相在发表自己的意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