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天与帝至此争神,一曰南山在结匈西南【8bifa必发】

:本文首先论述了《山海经》之《大荒经》与《海外经》的叙述特点,在此基础上认为《海外经》与《大荒经》是同一内容的书,两者具有按顺序对照的可能性。之后通过将《大荒西经》与《海外西经》的条目逐一排列对照,发现《海外西经》中的“形天”与《大荒西经》的“夏耕之尸”相互对应,从而推断著名的形天神话原型是成汤伐夏桀的现实历史。

如果你是一位心细而好事的人,你去数《山海经》的《海外经》条目数,你会发现,都与七有关!

不周负子,有两黄兽守之。

:形天神话夏桀成汤舞干戚

《海外经》分为《海外南经》、《海外西经》、《海外北经》和《海外东经》四个部分。每个部分都一个条目接一个条目地逐个描述,一个条目可划为一个段落。比如《海外南经》开始的几个段落是这样的:

寒署之水。湿山、幕山、禹攻共工国山。

形天舞干戚是一则著名的神话,最早见于《山海经》之《海外西经》。《海外西经》云:“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大意是:形天与帝到这里争夺神位,帝砍断了他的头,并把他的头埋葬在常羊山,于是形天以乳为眼睛,以肚脐为口,仍然拿着盾与斧头挥舞不止。这便是形天舞干戚神话的所有内容,简短而惊心动魄。

结匈国在其西南,其为人结匈。

2、肃慎之国淑士国。

对这一神话的解读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形天”这一名称含义,与之争神之帝为何帝,“至此”之“此”为何方,以及舞干戚是否为一种古老的民俗等。有学者认为“形天”是纹饰头部的意思,袁珂从文字上考证,“天……均像人首,‘刑天’盖即断首之意。”这一考证十分切合神话的内容,只是从形天之名依然难以判断形天是一个什么人或神,从而也就难以推断与之争斗的帝为何帝。袁珂的观点是:“帝,指黄帝,因其事与蚩尤争类,常羊山又在轩辕之丘附近,为黄帝威灵所及地,自非黄帝无足当之。”并认为形天可能是炎帝的臣属。有学者不同意这种观点,认为形天是开题氏的祖先,“开题”即“形题”,也即“雕题”或“形天”。也有学者认为形天神话是古代原始宗教崇拜的真实记录。刑天是从属于夏桀政权、代表太阳神崇拜的方国首领。刑天与帝争神的失败是商部族的天帝至上神崇拜战胜夏王朝的太阳神信仰的曲折表达。刑天断首后的干戚之舞,是运用军事巫术仪式震慑敌人、维护宗教信仰的重要手段。这种巫术仪式演变为宗庙祭祀舞蹈。笔者认为,将形天与夏桀联系起来,已经接近真实历史的边缘,但形天不是方国首领,而正是夏桀本身。形天神话来源于成汤伐夏桀的历史。

南山在其东南。自此山来,虫为蛇,蛇号为鱼。一曰南山在结匈东南。

女娲之肠。

笔者认为对形天神话的解读,无需借用其他材料,单凭《山海经》本身的材料,将《大荒西经》与《海外西经》进行对照便可以得到谜底,关键是我们要认识到《海外经》与《大荒经》的关系,以及这两部著作独特的叙事特点,意识到《海外经》即《大荒经》的一种简化版。

比翼鸟在其东,其为鸟青、赤,两鸟比翼。一曰在南山东。

石夷。

关于《山海经》,历来都将其划分为《山经》与《海经》两部分,这是正确的。只是关于《海经》里的各部分之关系,则观点纷呈,莫衷一是。大体上认为,《海内经》是描述最近的国内之事物,《海外经》是描述稍远一些的人文地理,而《大荒经》则是描述一般所不能及的只是从传闻中知晓一二的远方诸国,甚至有说远到美洲与非洲的。从近到远,按海内、海外、大荒排列。持此观点者,多从微小处出发,望文生义,胡乱猜想,比如将《大荒西经》的“寿麻之国”解释为非洲索马里。这种管中窥豹式的的研究方法是《山海经》研究之大忌,我们必须从整体上来加以对照。其实只要我们将《海外经》与《大荒经》里的条目加以对照,便能得出结论:两者是同一性质的书,无论从排序上、内容上,两者都是大同小异,《大荒经》所论及之神异方国并非比《海外经》所论及的要远,其主要差异就是《海外经》比《大荒经》要简化一些。

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

狂鸟。

《大荒经》比《海外经》繁杂,是因为它依然保持了以山为坐标来叙事的特点。这得先从其中暗藏的二十八座加了“大荒之中”的山说起。《大荒经》分为《大荒东经》、《大荒南经》、《大荒西经》和《大荒北经》四部分,每一部分都有七座加了“大荒之中”的山,那么《大荒经》一共有二十八座加了“大荒之中”的山,分别与天空中的二十八宿相呼应,因此我们可以推断,《大荒经》是一部与观测星象有关的著作。而观测星象又是为了说明与星象对应的人和事。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再回头细心阅读《大荒经》,便不难发现,这是作者站在一座山顶上,以四周之山作为坐标来进行叙事的:先说某一方位的山,再说与之对应的星象,然后阐述在这一方位曾经发生的历史,以及这一方位的方国,莫不如此。再具体一点说,《大荒东经》从东南角开始叙述,一直到东北角为止;《大荒南经》从西南角开始,到东南角为止;《大荒西经》从西北角开始,到西南角为止;《大荒北经》从东北角开始,到西北角为止。需要注意的是,其实作者在山顶上瞭望到的地域是圆形的,并非笔直的正方形。《大荒经》分东、南、西、北四部分,往往会给人一种四面皆方的错觉。推断《大荒经》是作者站在山顶上描述其所见的山川景观以及相关的星象人事的一个重要证据,就是《大荒经》里多处“×水穷焉”的句子,暗示了观测者必定是站在山顶之上的,生活常识告诉我们,一条河除非变成了地下河,否则不会到了某一座山就突然不见了,就“穷焉”,河流最终都是流向大海的。但如果一个人站在山顶之上,描述他的放眼所见,这则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某一条河流到了极远的地方,再也看不见了,他便可以做出“×水穷焉”的描述。二十八座分布在观象台四周的“大荒之中”山峰,是观测者所能见到的最远的地方,所以这些山多半也是视觉上河流的穷极之处。《大荒南经》云:“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庭之山,荥水穷焉……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大荒之中,有山名涂之山,青水穷焉。”荥水、黑水、青水流到这些山脉的时候,都一一消失了,这在现实生活中是极其不合情理的,只能解释为一种视觉上的描述。《大荒经》的作者就是这样以山川为坐标来叙事的。

有神人二八,连臂,为帝司夜于此野。在羽民东。其为小人颊赤肩。尽十六人。

大泽之长山

而与《大荒经》关系密切的《海外经》,则省略了作为叙事坐标的山峦,直接描述星象以及与之对应的人和事,而且也只是选取某些重要的星象、方国与历史来描述,远非《大荒经》那样繁杂。从这一点看,我们可以断定,《大荒经》的成书一定会早于《海外经》,它无疑是脱胎于原始的《大荒经》,是《大荒经》的精华本。《海外经》所描述的内容,在《大荒经》里几乎都能找到相应的条目。《大荒经》虽然材料原始细致,但其明显存在一些错简,有一些条目明显地发生了错位。《海外经》优于《大荒经》的,就是其条目非常清晰,如果以条目来划分段落,几乎不会得出不同的段落数目。《海外南经》为21个段落,《海外西经》也为21个段落,《海外北经》为21个段落,《海外东经》为14个段落。四经都是七的倍数,联想一下《大荒经》每边都是以七座加了“大荒之中”的山为中心来进行叙述的,也就不会认为这仅仅是一种偶然的巧合了。更令后人欣慰的是,虽然《海外经》省略了叙事的山川这种方位参照物,《海外经》的条目一条衔接一条,很难发生错简。比如《海外南经》的条文是这样的:“灭蒙鸟在结匈国北……大运山高三百仞,在灭蒙鸟北。大乐之野……在大运山北。”这样一环扣一环,很难再出现错简。在叙事顺序上,《海外南经》是从西南角到东南角,《海外东经》是从东南角到东北角,这两部分与《大荒经》一致,而《海外西经》是从西南角到西北角,《海外北经》是从西北角到东北角,这两部分与《大荒经》相反。

从这几段引文可以看到,《海外经》的条目顺序比较清晰,作者不仅按顺序一个一个排列,还用上一个条目作为下一个条目的位置参考,宛如一条铁链,一环扣一环。结匈国是第一个条目,在西南角;南山是第二个条目,在结匈国的东南边;比翼鸟是第三个条目,在南山的东边;羽民国是第四个条目,在比翼鸟的东南面;如此循环下去。

3、白民之国白民之国。

在叙事方式与顺序存在一些差异之外,《海外经》与《大荒经》在内容上是一致的,只有详细与精简的差别,可以说《海外经》是《大荒经》的精选本。但从《海外经》条目多与七有关的这一特点,我们可以意识到,《海外经》的这种“精选”不是盲目的,而是保存了以七座坐标山为基本单位的特点,它是从每一部分抽取一些内容组合而成的。

《海外经》所叙述的条目是比较明晰的,大家对这些条目的划分很少产生什么分歧,通观目前《山海经》注释的书籍,《海外南经》、《海外西经》、《海外东经》的条目数划分都十分一致,惟一产生分歧的只有《海外北经》中一段话的划分,为了便于说明,先引文如下:

1、长股之国长胫之国。

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便可以用《海外经》与《大荒经》进行对照,从中找出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形天神话出现在《海外西经》,我们只需用《海外西经》与《大荒西经》进行一一对照,便能发现它原来说的就是商汤伐夏桀的真实历史。这里要交代的是,《大荒西经》的叙述顺序是由北往南,而《海外西经》的叙述顺序是由南往北,两者正好相反。要将其进行比较,必须将其中一方的文本顺序颠倒过来。这里采取将《海外西经》的顺序颠倒的方法。也就是说,在《海外西经》中,“灭蒙鸟”一条排在第一,这里为了比较,将其排在最后一条,即第21条。

共工之臣曰相柳氏,九首,以食于九山。相柳之所抵,厥为泽溪。禹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树五谷种。禹厥之,三仞三沮,乃以为众帝之台。在昆仑之北,柔利之东。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面青。不敢北射,畏共工之台。台在其东,台四方,隅有一蛇,虎色,首冲南方。

西周之国、叔均、赤国妻氏。

“灭蒙鸟”之下的“大运山”排在第二,这里便颠倒过来排在第二十,以此类推。可排成:

一般注家均将以上这一段话视为一个条目,即“相柳”,其实这一段话明显是说两件事。前面是说共工之臣相柳,从“台在其东”起,是说另一个条目。即共工之台。在“台在其东”之前要加上“共工”两个字,成为“共工台在其东,台四方……”按照一贯的行文,这种说明方位的句子也应该是一个条目的开头,如“一目国在其东”,“拘缨之国在其东”等等。另外,紧接着这个条目之后的,是条目“深目国”,即“深目国在其东,为人举一手一目,在共工台东。”从后面的五个字可推测深目国之前的条目是“共工台”,而非“相柳”。另外,在与《海外西经》相对应的《大荒西经》里,也有两个相对应,且相对独立的条目,即“共工之台”与“相繇”。由此可证,以上引文的这段话当是两个条目,即“相柳”和“共工台”。

双山

1、长股之国(长脚之国),2、肃慎之国,3、白民之国,4、龙鱼陵居,5、渚夭之野,6、穷山/四蛇,7、轩辕之国,8、女子国,9、并封,10、巫咸国,11、女丑之尸,12、丈夫国,13、次鸟、詹鸟,14、女祭女戚,15、形天,16、奇肱之国,17、一臂国,18、三身国,19、夏后启,20、大运山,21、灭蒙鸟。

将以上的这段话的错误划分纠正之后,《海外经》的条目便呈现出一个奇特的规律。为了直观,不妨将其条目呈现于此。除了将以上那段话分为两个条目外,其余条目都按袁珂的《山海经校注》所划分的条目罗列于此:

大荒之中,有方山者,柜格之松,日月所出入也。

这样排列之后,其顺序与《大荒西经》的叙事顺序已经一致,都是从西北角到西南角。然后我们再将《大荒西经》也按西北角到西南角的顺序排列,并将两者对照,如果《海外西经》的顺序没被打乱,则说明两者都没有错简,如果《海外西经》顺序发生了错乱,但只是很小的错位,那也很难说发生了错简,因为古代的这种叙事一开始是以山峰来作为坐标,不是特别的精确,但是如果错位很大,我们则可以认为其中一方发生了错简,并需从逻辑上,或参考其他资料来论证是哪一方的错误。两者对照如下:

《海外南经》:

先民之国

1、结匈国,2、南山,3、比翼鸟,4、羽民国,5、二八神,6、毕方鸟,7、驩头国,8、厌火国,9、三珠树,10、三苗国,11、臷国,12、贯匈国,13、交脛国,14、不死民,15、歧舌国,16、昆仑虚,17、凿齿,18,三首国,19、周饶国,20、长臂国,21、狄山。

北狄之国

《海外西经》:

芒山、桂山、榣山、太子长琴。

1、长股之国,2、肃慎之国,3、白民之国,4、龙鱼陵居,5、诸夭之野,6、穷山,7、轩辕之国,8、女子国,9、并封,10、巫咸国,11、女丑之尸,12、丈夫国,13、{次鸟}鸟詹鸟,14女祭女戚,15、形天,16、奇肱之国,17、一臂国,18、三身国,19、大乐之野,20、大运山,21、灭蒙鸟。

皇鸟、鸾鸟、凤鸟。

《海外北经》:

有虫状如菟,胸以后者裸不见,青如猨状。

1、北海内有兽。,2、平丘,3、务隅之山,4、范林,5、三桑无枝,6、欧丝之野,7、跂踵国,8、寻木,9、拘缨之国,10、禹所积石,11、博父国,12、夸父,13、摄耳,14、无肠之国,15、深目国,16、共工台,17、相柳,18、柔利国,19、一目国,20、烛阴,21、无啓之国。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丰沮玉门,日月所入。

《海外东经》:

10、巫咸国灵山

1、<长差>丘,2、大人国,3、奢比尸国,4、君子国,5、虹虹,6、天吴,7、青丘国,8、竖亥,9、黑齿国,10、汤谷,11、雨师妾,12、玄股之国,13、毛民国,14、劳民国。

王母之山、壑山、海山。

我们不难发现这么一个规律,《海外经》的条目都与七有关,是七的倍数,为21、21、21、14,即《海外南经》有21个条目,《海外西经》有21个条目,《海外北经》有21个条目,《海外东经》有14个条目。

5、渚夭之野沃之国、沃之野。

那么,这一条目的规律性是一种偶然,还是有其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在解开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先看看《大荒经》的一些规律。与《海外经》一样,《大荒经》也暗藏着与七有关的秘密。笔者在《占星古籍:从<大荒经>中的二十八座山与天空中的二十八星宿对应来解读<山海经>》一文曾经指出,《大荒经》描述的山峦无数,但在山前面加了“大荒之中”四个字的,只有二十八座,这二十八座加了“大荒之中”的山与夜空中的二十八宿正好对应,分别每边七座分布在东、南、西、北四周。

三青鸟

《大荒东经》的七座山峰为:

6、穷山/四蛇轩辕之台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

大荒之中,有龙山,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虚,日月所出。

三淖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明星,日月所出。

11、女丑之尸女丑之尸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鞠陵于天、东极、离瞀,日月所出。

8、女子国女子之国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摇頵羝……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桃山、虻山、桂山、于土山。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猗天苏门,日月所生。

12、丈夫国丈夫之国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壑明俊疾,日月所出。

弇州之山,鸣鸟。

《大荒南经》的七座山峰为:

7、轩辕之国轩辕之国

大荒之中,有衡石山。

弇兹

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枢也。吴姖天门,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去痓。南极果,北不成,去痓果。

天虞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天,海水南入焉。

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涂之山,青水穷焉。

13、次鸟、詹鸟玄丹之山。五色之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天台高山,海水入焉。

孟翼之攻颛顼之池

《大荒西经》的七座山峰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鏖鏊钜,日月所入者。

大荒之中,有方山者,上有青树,名曰柜格之松,日月所出入也。

孟翼之攻颛顼之池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丰沮玉门,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鏖鏊钜,日月所入者。

大荒之中,有龙山,日月所入。

9、并封屏蓬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枢也。吴姖天门,日月所入。

巫山、壑山、金门之山,黄姖之尸。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鏖鏊钜,日月所入者。

比翼之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阳之山,日月所入。

天犬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

昆仑之丘。炎火之山,西王母。

《大荒北经》的七座山峰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阳之山,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

寒荒之国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

14、女祭女戚女祭、女薎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

寿麻之国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

女虔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

15、形天夏耕之尸

大荒之中,有山名不句,海水入焉。

(形天与帝至(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故成汤伐夏桀于章山,克之,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

此争神,帝断斩耕厥前。耕既立,无首,走厥咎,乃降于巫山。)

这二十八座坐标山成了《大荒经》的主体构架,它将观测者四周切割成二十八个部分。叙述者以这二十八座山为单位,一部分一部分地叙述相应方向的事物,比如那个方向的星象、方国、历史事件以及传说、重要建筑物等等。那么,《大荒东经》、《大荒南经》、《大荒西经》和《大荒北经》都各是七个叙事单位。《海外经》与《大荒经》具有密切的来源关系,在《大荒经》里,每个叙事单位所描述的事物数量没有统一,有多有寡。但是,我们有理由推测,《海外经》条目数很可能是从《大荒经》的各个叙事单位中均匀抽出来的,所以都是七的倍数,即21、21、21、14。至于为什么《海外东经》是14个条目而不是21个,至今仍然是一个难解的谜团。

其首,葬之常羊


之山,乃以乳

袁珂《山海经校注》、扬帆、邱校瑾《山海经》等均如此。

为目,以脐为

《海外西经》的排序是从南到北,正好与《大荒西经》的排序相反,为了便于对照,这里反过来编号,即第21编为1,第22编为2,第20编为3,以此类推。

口,操干戚

《海外北经》的排序为从西到东,也与《大荒北经》的排序正好相反,这里的编号也将其改正过来。《海外北经》原来可能就是按照从东到西排序的,在其开头依然保留了这样的说明,即“海外自东北陬至西北陬者。”

以舞。)

这一条目下虽然一共含有四种动物,但明显是作为同一条目来叙述的,因为它们是放在同一位置上的,句子开头是“北海内有兽”,后面紧跟着的是“有兽焉……有兽焉……有素兽焉……有青兽焉……”,这几个“焉”字显然都是指“北海内”,其内容是连贯的,不像其他条目与条目间那样用“××在××东”来隔开。

16、奇肱之国吴回(无右臂)

这一条“大荒之中”是从《大荒北经》挪过来的,这有这样,才能满足《大荒南经》的去痓山处在中央,称为“南极”。详情请参见笔者的《占星古籍:从<大荒经>中的二十八座山与天空中的二十八星宿对应来解读<山海经>》一文,载《民族艺术》2006年第三期。另外,与其它的“大荒之中”句子比较之后,我们可以推测,这一段落不仅由《大荒南经》窜入了《大荒北经》,而且可能还有脱字。在“衡石山”之后,当有类似于“黑水穷焉”一类的描述性句子,并在“九阴山”之前脱落了“有”字。每一个“大荒之中”后都只有一座坐标山,而这里却是三座,不符合坐标山的要求。

盖山之国

硃木

17、一臂国一臂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

18、三身国三面之人、大荒之野。

19、夏后启夏后开

20、大运山穆天之野,高二千仞。

(高三百仞)

互人之国

鱼妇

21、灭蒙鸟鸀鸟(有青鸟,身黄赤足,六首,名曰鸀鸟)

(为鸟青,赤尾)

大巫山、金之山。

偏句、常羊之山。

通过对比,我们不难发现,《海外西经》与《大荒西经》的叙事顺序基本保持吻合,从条目1(长股之国)到条目21(灭蒙鸟)的排序虽然发生了一些错乱,但从小到大的大体走向依然十分清晰。《海外西经》除了第四个条目“龙鱼陵居”没能在《大荒西经》找到对应的条目外,其余都能找到,而且顺序的排列也基本一致。这种状况在其他东、南、北三经的对照也是一样,足以证明《海外经》只不过是《大荒经》的另一版本而已。

《海外西经》的1—3条目虽然排列成了2、3、1的顺序,但总体上都在没有大的变动,都处于第一个“大荒之中”之前,属于东南角的位置。《海外西经》条目10(巫咸国)排在了条目5(渚夭之野)之前,有比较大的错位,不是《海外西经》就是《大荒西经》发生的错简。《海外西经》条目7(轩辕之国)排在了条目12(丈夫国)之后,也发生了比较大的错位。从内容上看,应该是《大荒西经》发生了错简,将条目“轩辕之国”调整到“轩辕之台”的后面,这样,《海外西经》的条目7就可以调整到条目6之后,成为正常的顺序。其他也有一些错简,这里不一一说明了。

从对照中我们可以看到,从条目14(女祭女戚)到条目21(灭蒙鸟),顺序没有发生任何错乱,惊人地一致。这说明《海外西经》与《大荒西经》在这部分没有发生任何的错简。而在这一部分的对照中,形天神话所对应的,正是《大荒西经》中的“夏耕之尸”。

《大荒西经》云:“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故成汤伐夏桀于章山,克之。斩耕厥前,耕既立,无首,走厥咎,乃降于巫山。”大意是:有个人没有脑袋,操戈与盾站着,叫做夏耕之尸。古时候成汤在章山伐夏桀,打败了他,把他斩首于厥水之前,夏桀依然站着,没有了脑袋,顺着厥水河走去,最后倒在了巫山。这个无首而操戈盾的夏耕,在形象上与形天毫无二致,都是没有脑袋依然操戈持盾。郭璞早就注意到了两者的一致性,在注释“夏耕之尸”时写道:“亦形天尸之类。”只是他没有证据来证明形天就是夏耕,是同一个内容而已,因此他不敢断言,只说了“之类”,足见其严谨。如今通过《海外西经》与《大荒西经》的对照,发现条目“形天”所对应的正好就是“夏耕之尸”,我们便有充分的理由断定其二为一也。

徐显之先生怀疑“故成汤……于巫山”之句是后人所加,“以夏桀释夏耕,是后人所云。”其实这是原文,证据是,《海外西经》云:“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上文已经说过,《海外经》省略了以山来作坐标的叙事方式,所以其中很少提及山,恰恰这里保留了难得的一座山脉,为后人提供了宝贵的一丝信息。这个常羊之山,就在巫山的旁边,在《大荒西经》最后一句是“有大巫山,有金之山。西南大荒之中隅,有偏句、常羊之山。”可见常羊之山离巫山不远,都在西南角。既然巫山与常羊之山同在一处,《大荒西经》里的“乃降于巫山”,与《海外西经》里的“葬之常羊之山”便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