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利坚总统总统正高管一场令美利坚合众国完工在那之中东主导地位的行路,希望终结布什(Bush)时代的敌视外交风格

英国《卫报》:美国鹰派下台,外交政策将全面转向

英媒:奥巴马将搞“鸽派外交”与敌对话 伊朗是其中之一

美鹰派媒体指责奥巴马:正在终结美国的中东主导地位

英国《卫报》11日刊文指出,奥巴马将与国务卿希拉里一道,建立一支经验丰富的外交官团队,并改变布什政府的对抗主义外交路线,美国的外交政策将全面转向。

据英国《卫报》11日报道,美国候任总统奥巴马和他挑选的国务卿希拉里正在筹组一个经验丰富的外交团队,希望结束布什年代的对抗性外交风格。

华盛顿消息:华盛顿时报上周五刊登文章指责奥巴马的中东外交政策混乱不一,正在终结美国在中东的主导地位,利比亚战事徒令激进伊斯兰势力填补权力真空甚至基地组织借机复活。文章摘译如下。

  文章说,奥巴马的外交团队将于本周亮相,这支团队将为美国的外交政策带来巨大改变,并开启一个与敌国对话的新时代。

奥巴马将于本周公布他的外交班子,他们的任务将会是开创一个与海外敌人对话的新时代。

  奥巴马总统正领导一场令美国终结其中东主导地位的行动。纵观中东地区,美国势力在下降,而激进伊斯兰正填补权力真空。奥巴马背叛了我们的盟友,却为我们的敌人壮胆。他逐步令中东成为圣战者的安全居所,从而削弱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参议院本周将批准奥巴马对希拉里担任国务卿的提名,届时,希拉里将率领她的顾问团队亮相,就外交风格而论,他们与布什时代的外交队伍大相径庭--布什倾向重用激进的保守主义理论家,而奥巴马则选择了较为温和的人物。

希拉里将会领导的是一批与现任总统布什委任的人选截然不同的官员。布什喜欢侵略性的新保守主义论理家,奥巴马则挑选了其鸽派风格同样明显的人。

  与主流媒体有其立场的描述相反,席卷中东的狂热浪潮不是源于长期压抑的对政治自由的渴望,它们并非一般民主革命运动。相反,它代表被征服的民众的愤怒,他们在独裁统治、贪污以及他们领导人的亲西方政策之下苦不堪言。许多示威者蔑视美国和以色列。他们期盼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仅此一回——以建立一个建基于伊斯兰教法律的神权国家。
 
  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奥巴马理应反对这种反动浪潮。恰恰相反,奥巴马却鼓励和欣然接受。其结果是美国将失去其在中东的影响力。
在突尼斯,奥巴马放弃了美国的朋友本.阿里总统。在埃及,奥巴马放弃了华盛顿三十年忠实盟友穆巴拉克。穆巴拉克支持美国反恐,打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政党,并与以色列和睦相处。穆巴拉克的倒台导致新一轮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政党势力上升。埃及九月将举行大选,当地自由派人士指出,赢家将是穆斯林兄弟会,后者将建立伊斯兰政权并将撕毁与以色列和约。在也门,反基地组织的美国盟友总统萨利赫正处在被圣战者推翻的边缘。

  奥巴马的外交团队将扭转布什政府的政治单边主义,并与敌对国家展开直接的谈判,其中包括叙利亚、古巴、委内瑞拉、伊朗,甚至还包括伊斯兰激进组织哈马斯。

他们将负责扭转布什年代的单边主义政治路线,并且与敌对国家和哈马斯之类伊斯兰激进组织展开直接对话。

  美国军队将于年底前撤出伊拉克。权力真空将由伊朗填补。巴格达当局表明其法律必须合乎古兰经。半数伊拉克基督教徒不是被剿灭就是被驱赶他乡,余下的生活于恐惧中。迄今,超过4000名美军在伊拉克战死,30000名受伤。然而伊拉克依然处于德黑兰的势力范围。
  
  奥巴马在阿富汗亦尝败绩。阿富汗正变成另一个越南。基地组织离开荒凉的阿富汗,而扩散到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和苏丹。塔利班势力在复活。

  这支外交团队中有不少人在克林顿时代已经获得了丰富的外交经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多位被提名者对伊斯兰国家都很熟悉。例如,被任命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别顾问的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曾促成巴尔干地区的一项和平协议;被任命为伊朗及周边地区特别顾问的前中东谈判代表丹尼斯·罗斯,曾亲历中东和平谈判,这表明奥巴马热衷于在美国与伊朗的争端中打开一条外交战线。

实际知识和经验是逐渐成型的奥巴马外交班子的特征。当中许多人选处理过涉及伊斯兰世界的事务。曾斡旋巴尔干半岛和议的前驻联合国大使理乍得.霍尔布鲁克将会获委任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别顾问。前中东问题谈判员丹尼斯.罗斯将成为伊朗和邻近地区问题特别顾问,显示奥巴马希望在美国与伊朗的纠纷中开辟外交战线。罗斯曾经亲身参与中东和平会谈,包括巴勒斯坦、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无数次谈判。

  其他盟友们也开始背离美国。土耳其的伊斯兰政府越来越反西方和以色列。安卡拉逐渐摆脱美国势力影响。巴基斯坦也反美声四起。巴哈林的亲美国王当下面临大规模抗议。约旦王室多年来也首次面对威胁。

  “这些人选反映了奥巴马的世界观,他较少从权力角力的角度看问题,而更多从如何切实解决问题入手。”分别在布鲁金斯研究所和洛伊研究所担任研究员的Michael
Fullilove说。

其它人选还包括另一名克林顿政府官员库尔特.坎贝尔,将成为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而前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菲利普.戈登将出任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独立智囊组织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和澳洲洛伊学会的院士富利洛夫说:“这些人反映了奥巴马的世界观:较少从一个的权力投射的视角去看世界,而是更多地从了解问题和寻找如何解决的角度看问题。”

 奥巴马的外交无能在利比亚表现得再清楚不过,其外交政策混乱又前后不一。国防部长盖茨承认没有国家利益遭受危害。那么,我们为何要去利比亚?美国军队不是国际慈善组织,其目的并非为人道主义而采取干预行动。否则,无休止的战事将拖垮美国。

  奥巴马提出的人选呼应了他的竞选承诺。在民主党初选中,奥巴马说他将与敌对国家进行直接对话。

奥巴马的选择的人选符合他在竞选运动期间提出的主张。在民主党初选期间,奥巴马曾经表示将会与敌对国家直接会谈。

  奥巴马强调假如不空袭利比亚,班加西的反对派将遭卡扎菲军队屠戮。然而,奥巴马为何对苏丹、索马里和叙利亚的屠杀行径视而不见。国务卿希拉里有够荒唐,她将叙利亚独裁者阿萨德称为“改革者”。而阿萨德正相反:他的安全部队最近枪杀和平示威者。而白宫却拒绝轰炸大马士革。简言之,奥巴马及其团队是伪君子。

  不过,美国政界对于奥巴马的外交取向并非一致认同。上周,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警告说,奥巴马可能在一年之内面临伊朗核危机,以色列或会寻求军事打击德黑兰。这番言论在华盛顿引起了轰动。

其中一个美国可能与之展开会谈的敌对国家是伊朗。

  利比亚战事只会令激进伊斯兰增加势力。反卡扎菲阵营包括基地组织、利比亚圣战者,后者在伊拉克对抗美军。

  文章认为,尽管美国陷入了经济危机,但是她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将维持不变。此外,美国仍将是以色列的支持者,即使加沙陷入战争。与此同时,奥巴马可能在阿富汗问题上与欧洲陷入分歧,他一再强调更多的北约及美国部队应被派往喀布尔,但阿富汗战争在欧洲却不得人心。

其它外交关系可能改善的国家包括古巴、叙利亚、委内瑞拉、朝鲜,甚至可能包括哈马斯之类组织。

  美国空军冒死、美国纳税人出钱支持的是为恐怖分子而进行的战事,这些暴徒手上沾染美国人的血。利比亚反对派的目的不仅仅是推翻卡扎菲政权。许多人希望建立伊斯兰利比亚——比卡扎菲的利比亚更激进、更反西方。

  奥巴马已经完成其外交主要目标,即:创立了一个后美国世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