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器身刃端向下稍宽,刃端表面光滑

图片 1

图片 2

最少个体数统计法在磨制石器研究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0-10-20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黄可佳点击率:

  新石器时代 牙质

  新石器时代 玉石质

动物考古学中最常用的一个统计方法是最少个体数统计法。它是将不同种类动物骨骼的种属、位置、左右、上下端区分开来,并按左右、大小、长短和粗壮程度可配对的算一个个体,不能配对的算一个个体,最后求出各种动物的最少个体数目。该方法由于比重量或单纯的数量统计法有明显的优势,故而得到广泛的应用。史前遗址出土的磨制石器与动物骨骼类似,多数为使用后的废弃堆积,出土时并非保存完整,有的甚至只剩下一小块。如果在统计时笼统地将这些破碎的个体作为一个整体统计,或者将其忽略不计,都是不准确的,难以真实复原史前不同种类工具的比例组合。我们在综合研究邓州八里岗遗址出土的石制品时,感觉可以在磨制石器研究中同样使用最少个体数统计方法,下面将该方法介绍出来,以供参考批评。

  长3.4厘米,宽1.3厘米

  长20.9厘米,宽9.5厘米,厚0.6厘米

在研究中我们将出土的磨制石器按保存完好程度的不同分为四个等级:完整。指破损重量或体积小于完整器的重量和体积的10%,各部位的各项测量指标
基本可复原。残缺。指破损重量或体积小于完整器的重量和体积的1/2,多数部位的多数指标可以测量。断块。指破损重量或体积大于完整器的重量和体积的1/2,虽可大致观察出所属器类,但仅有少数部位的少数指标可以测量。碎块。有磨制面的石器碎块。有磨制面的碎块多是石器使用后的废弃阶段产物,碎块表面有的保留有打击点,有的是石器在其他部位受力的情况下,沿岩石原来的节理或裂隙断开,所以没有打击点。无磨制面和打击点的碎小石块由于难以断定是否为废弃阶段的产物,和石器制作阶段产生的石片和石核都不包含在此范围内。

  宁夏固原河川出土

  宁夏海原县征集

针对保存状况为残缺和断块两类的石器,种类不同,残器保存部位的名称也不相同。端刃器,包括考古报告中通常称的石斧、石锛、石铲、石凿等,使用统一标准,有以下几类:顶部和中部;中部和刃部;顶部;中部;刃部;顶部半;中部半;刃部半;刃部左侧;刃部右侧;刃部中部等等。整个器身纵断者称为器身半。这里的半是指可以看出左侧面或右侧面者,没有一侧面保存者,不在本项目内,以下标准同。左侧和右侧的界定根据是刃部呈不对称者,可根据需要确定某一面为正面,进而根据刃部不对称形态确定左侧面或右侧面。如果是刃部对称的石器,看不出左右,则用刃部半来表示。

  用动物牙齿制成。扁条形,器柄端似有一孔,但为穿透,表面粗糙,刃端表面光滑,有明显的使用痕迹。单面刃,刃微弧,偏锋,刃部微残。

  长条形,通体磨光,器身中稍凹,两侧平直,器身刃端向下稍宽,顶侧有一缺角。器身上端居中有一单面穿孔,穿孔呈锥形。通体呈黑色,双面刃,直刃稍弧,刃部无损。此玉铲表面光滑,无使用痕迹,可能是作为礼器,表明主人的身份、地位和权力。雕琢光滑平整,磨工细腻,充分显示了新石器时代的制玉技艺。

镞矛类石器很少纵断,保存部位有:器身;铤部;器身下部;器身下部和铤部;器身和铤部远端;器身下部和铤部远端等等。

刀形器的残存部位。有穿孔者,以钻孔为界定标准,有完整钻孔者为石刀的中部。左侧、右侧和中部指保存有顶部和刃部者。保存部位有:左侧和中部;中部和右侧;左侧;中部;右侧;顶部半;刃部左侧;刃部右侧等等。镰形器残破的较多,多为纵断,很少横断。保存部位分为前部(指保留前端较尖锐的那一部分);中部;柄部;前部和中部;中部和柄部。

上面这些标准不是绝对的,可根据所研究的石器损耗情况进行调整。之所以这样详细区分,主要是想借用动物考古学的最少个体数统计的方法,来统计石器的最少个体数。石器不像动物骨骼,动物骨骼由于具有明显的生理特征,即使很破碎仍能分出左右,而多数石器则近乎不可能区分,所以只能用半来表示。偏锋或不对称刃的端刃器以及刀形器可以区分左右,可区分者用刃部左右侧来表示。

如同鉴定动物骨骼时要首先鉴定种属一样,我们在使用最少个体数统计统计石器的最少个体数时,同一岩性同一器类的残器放在一起,根据其保存部位来统计。这就要求我们尽量将石器的岩性鉴定到最细致。但岩性鉴定到特别详细的程度,在进行其它分析时则显得过去繁琐。经过实验,我们将每种石制品的岩性鉴定为三个层次,如一件砂岩石器,大类岩性为沉积岩,亚类岩性为砂岩,小类岩性为薄层状细粒砂岩或细粒长石石英砂岩等等。在进行最少个体数统计时我们便使用小类岩性作为区分不同个体的标准。

在同种小类岩性的前提下,我们就可以合并这些石器残块或断块为一个个体,例如有两个柄部半、两个中部半和两个刃部半,或者是一个中部和柄部与两个刃部半,就可认为它们至少组成了一个个体。

以中锋端刃器为例,截至2004年度的发掘季为止,八里岗遗址出土中锋端刃器664件,保存完整的有180件,占27.1%;残缺的有134件,占20.2%;断块有350件,占52.7%。可见遗址中发现的中锋端刃器多数失去其使用价值,作为废弃物丢弃。

为了统计出土石器的最少个体数,我们记录了中锋端刃器的保存状况是残缺或断块等级的保存部位。统计的保存部位有11类,分别是顶部、顶部半、顶部和中部、器身半、刃部、刃部半、刃部中、中部、中部半、中部和刃部、中部和刃部半。我们分别统计每一种小类岩性残存的保存部位,然后计算出每一种小类岩性代表的最小个体数。例如硅化安山岩类保存2个顶部半、1个顶部和中部、2个中部、2个中部和刃部,则至少代表了2个顶部、5个中部、一个刃部,由于中部最多,所以可以假定质料为硅化安山岩类的中锋端刃器最少有5个。经统计,128种小类岩性计算得出的不完整中锋端刃器最小个体数是306件,再加上180件完整器,八里岗遗址共发现中锋端刃器486件。

通过这一例子,我们可以看出,使用最少个体数统计石器有以下几个明显的优点:一是比仅仅统计完整器更加真实反映某类器物在整个磨制石器群中的数量比重。二是可以利用一些残破器物的其他测量指标,增加信息的完整性。三是石器最少个体数的统计,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哪类器物损耗较多,为进一步微观分析和解释史前人类行为提供支持。

(作者单位: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历史系)

(原文发表在《中国文物报》2010年10月15日第7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