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类简史》的销路好,只有在平日生活领域之外的钦佩仪式的背景中技艺知道传说【8bifa必发】

以简史的形式,将某一学科领域的知识给予提纲挈领地概括表述,让非专业人士能够通过不大的篇幅和不太艰涩深奥的语言,把握到该学科新知识在当今进展的大致方向,并且能够得其精华,这是如今学术界和出版界联手尝试的一种普及学术的很有效的方式。像霍金的《时间简史》这样深入浅出的小书,问世以来不胫而走,好评如潮,已经给作者和出版者带来意想不到的巨大成功和盛誉。2005年在国际出版界空前合作的重述神话运动中刚刚涌现出来的这本《神话简史》,看起来也是出手不凡的。
作者卡伦•阿姆斯特朗虽然不像霍金那样声名远播,却也是非常具有个人特色和行文魅力的大手笔,绝非书斋里的一般腐儒所能够比拟。她有亲身从事宗教修行七年之久的修道院经历,尔后再进入素有学术圣殿之称的牛津大学攻读深造,在神话学和比较宗教学方面积累丰厚,又兼有后现代的跨学科通识。阿姆斯特朗不仅能将书本知识融会贯通,还能以修道者的特殊悟性,参破世俗学术的表层外壳,直指那学统背后世代传承下来的神圣的体验和灵性境界。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如果我们不想总是以外行的眼光看神话,那么就请先看作者关于神话的一种内行式的理解吧:

这个世纪的基督教研究可能不及上世纪那么热闹,但依然会有很多人从事基督教学术研究,而且基于多种理由,可以预示中国的基督教研究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本文不是就基督教研究诸领域,而是就基督教神学提出一些看法,希望这些看法可以在新的历史和现实条件下促进基督教学术的研究。我的看法是有视界的,并不要求其他从事基督教神学研究的同行也一定要这样做,而是让它们可以和持其他立场和看法的同行彼此交流,共同促进基督教学术的发展。

随着《人类简史》的热销,“人类文明发展史”这个主题也逐渐流行,本文既是笔者阅读这5本书的笔记浓缩,也是推荐给大家的一个导读。

在一种纯粹世俗的背景中,是永远也不能够接近神话的。唯有在日常生活领域之外的崇拜仪式的背景中才能理解神话。我们必须把神话体会为个性转变的过程之一部分。(第七章)

这个世纪的基督教研究可能不及上世纪那么热闹,但依然会有很多人从事基督教学术研究,而且基于多种理由,可以预示中国的基督教研究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本文不是就基督教研究诸领域,而是就基督教神学提出一些看法,希望这些看法可以在新的历史和现实条件下促进基督教学术的研究。我的看法是有视界的,并不要求其他从事基督教神学研究的同行也一定要这样做,而是让它们可以和持其他立场和看法的同行彼此交流,共同促进基督教学术的发展。

一是“人类起源的一个基本事实”,即不分肤色、民族,现存的全人类都有着共同的祖先,都来自15万年前,赤道附近肯尼亚东部的一个地方。这是《枪炮、细菌和钢铁》一书的核心观点,也得到了考古学、生物学、遗传学等多维度的证实。《枪炮、细菌和钢铁》成书与上世界60年代,作者是生物学家,所以,全书大量的内容是古生物、考古、人类学等领域的专业分析,所以读起来略显枯燥,其可以看做是《人类简史》等的支撑材料。

如此的卓见,必然给那些习惯于把神话当作一般文学对象的常规学者带来不小的震动。神话的功能和数万年以前就在阿尔塔米拉的洞穴中开始的启蒙仪式一样,在于一种转变性的能量,它强大到足以改变我们自己,可以把我们的人格从一个阶段转到另一个阶段。虽然自20世纪初期的文化人类学家中神话-仪式学派(又称剑桥学派)早就开始强调神话与仪式的内在联系,但是对神话的如下判断是没有宗教情怀和修道高峰体验的学人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

具体说来,我的研究视域受到当代多种思潮的影响。我相信几乎没有学者只知道一种思想,并只研究一种思想。我们都是处在一定历史处境下从事学术研究的。我们的学术研究的立场也会有差异,就个人而言,我坚持一种现实主义的、实用主义的、后现代主义的学术立场,近来则明确从第二轴心时代的立场来从事学术研究,撰写了一系列的论文。

二是我们的祖先即所谓“智人”,于68000年前从非洲大陆出发,以50-150人规模的团队,用了5万年时间,走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也征服或者说替代了很多当地人种(比如尼安德特等)。这个过程中,大致每年推进一英里。人类探索世界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是《人类简史》综合各家的观点,应该说《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更多的是综合前人的观点,用自己的逻辑和语言进行了整理,原创的东西较少。

我们已经看到,神话是一种艺术形式。每一件有力的艺术作品都能够直接进入到我们的存在之中,并且永久地改变着我们的存在。英国批评家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认为,艺术就像某些种类的宗教的和形而上的体验那样,是对人类经验的最具有渗透性、转换性的感召力之所在。它是一种闯入性的、侵犯性的冒失行为,它要质询我们生存的最后一些隐私;它还是一种天使报喜(an
Aununciation),直接穿透我们小心翼翼的生存之小屋。使生存的小屋不再像从前那样适于以该种方式居住。它还是一种超验性的相遇,它实际上要告诉我们的是:改变你的生命。(第七章)

根据卡尔·雅斯贝斯(Karl
Jaspers)的理解,从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2世纪,在世界不同地区几乎同时出现了人类的主要思想。[1]在这一非常丰富而重要的时期,希伯来众先知在世;在波斯,琐罗亚斯德在世;在中国,孔子、老子、庄子在世;在印度,佛陀、大雄、《奥义书》的作者以及后来《薄伽梵歌》的作者在世;在希腊,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在世。这一时期我们称之为第一轴心时代,它一直影响了之后人类2000年的文明,规定了自我、世界、社会、真理、价值等等涵义。而人类各大宗教文明正是在这一时期形成,其特点是关注人的自我生命的拯救/解脱,具有普遍的出世主义倾向,对世俗世界具有强烈的批判精神,人和自然的关系相对较远。[2]

三是人类历史上不同社会阶段性进步,大多是由地理环境形成的。地理因素也造就了今天世界很多地方的发展不平衡。所谓地缘政治格局也是这个道理。《人类简史》《谁将主宰世界》有相应的分析。

一种超验性的体验从来就是人类经验的一部分。我们寻求心醉神迷的那一时刻,那时我们的内心深受触动,并且在一时间超越我们自身而飞升起来。宗教曾是获得心醉神迷狂喜状态的一个最传统的方式,但是如果人们在神庙、圣殿或教堂或修道院中不再能发现它,那么就会到别处去寻找它:在艺术、音乐、诗歌、摇滚、舞蹈、毒品、性或体育运动中去寻找。(第一章)

但随着人文主义运动的发展,尤其随着科学世界观的兴起(哥白尼的日心说、达尔文的进化论),在西方人们越来越离开传统的宗教世界观,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由于计算机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人类真正进入了全球村时代,人们开始自觉进入我们所称的第二轴心时代。

四是从人类思想史的角度看,有两大轴心时代。一是公元前6世纪,东方(中国)出现了诸子百家,西方出现了希腊哲学;另一是公元二世纪的宗教,即大多数人类从多神论、无神论等,归依到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一神教。两大轴心时代的思想成果影响深远。《文明的度量》《谁将主宰世界》有相应分析。

由此看来,《神话简史》的突出特色就主要来源于作者不同于一般学者的人格和经历所能给她带来的洞察力。我想,在读了《神话简史》之后,人们的第一印象也许就是:作者的宗教体验的悟性给学术文字带来的这种召唤性之空灵效果。而这种举重若轻的空灵,却绝不是多如牛毛的被本专业知识所束缚的纯粹学院派人士所能够轻易达到的。
乍一听《神话简史》这个书名,一般人会有疑问就是,神话这样偏重在上古时代的人文对象,怎样才能够以历史疏理的方式做出纵向的陈述呢?纷纭万变的世界各国神话,又是怎样获得横向联系的逻辑表现之纽带的呢?在刚刚拿到这部书的时候,翻译者本人也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而着手工作的。
翻翻本书的目录,或许前一个疑问马上就可以打消大半。阿姆斯特朗给人类神话发展演变的历史做出了六个阶段的时代划分,即:

天主教神学家尤尔特·卡曾斯明确指出我们正走向第二轴心时代,并分析了轴心前时期、轴心时期和第二轴心时代的精神特征,认为轴心前时期人的自我意识没有得到发展,没有发展出明确的个人拯救/解脱的观念,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在轴心时期,人关注个体的命运,但人越来越脱离和自然的亲和关系;在第二轴心时代,他认为我们在观念上有两个大的转变,即从以前的个体意识向全球意识的转变,以及对地球生态意识的关注。总的看来,我们的传统宗教缺乏真正的全球意识和生态意识,这意味着我们的基督教神学将发生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

五是全球化的统一市场已经形成,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点在当今天“逆全球化”思潮蠢蠢欲动的背景下值得单独提出来。

旧石器时代:猎人的神话(公元前2万年至公元前8000年)
新石器时代:农人的神话(公元前80004000年)
早期文明(公元前4000年至公元前800年) 轴心时代(公元前800公元200年)
后轴心时代(公元2001500年) 西方大变革期(公元1500-2000)

六是尽管唯物史观认为劳动人民创造了历史,这与劳动人民中会有“劳模”、“先进代表”等佼佼者并不矛盾。这些推动社会进步的佼佼者,普遍有三个特点,即野心勃勃、聪明绝顶和有利他之心。

显而易见,作者借用了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关于轴心时代的观点,特别强调了那个文明与思想成就最为辉煌的时代在整个世界史上的巨大影响作用。在她看来,从物质方面看,今天的我们确实变得复杂精细多了。但是我们在精神方面却没有比轴心时代有什么进步。由于对神话因素的压制,我们甚至还退步了。此外,把轴心时代之前再划分为三个时代的做法;以及关于旧石器时代神话的专章处理;把狩猎和农耕的活动都看成早期人类的神圣活动,提出在石器时代人类的观念中并没有什么世俗的事情;在新石器时代的农业神话里,认识到耕作必然伴随着暴力,因为食物的生产只有通过同死亡与毁灭的展开持续的战斗才可完成,由此引出死而复生的信仰和神话,等等。凡此种种,都是《神话简史》中非常引人注目的学术亮点。即使是研究神话学的专家们,恐怕也没有见过哪部书这样确凿地给出过公元前2万年至公元前8000年间这一万二千年的神话史线索吧?

七是终极命题,即人类将去往何方?按照《奇点临近》和《人工智能》两书的理论,曹总相信,强人工智能时代必然来临,而且有可能就是未来几十年的某个瞬间。人类社会是线性发展的,不可能走回头路。今天以阿尔法狗为代表的弱人工智能必然发展到强人工智能。届时,人工智能将比人类的智商高出10个台阶(而人比蚂蚁的智商仅高4个台阶),人类将面临巨大挑战。

相关文章